喜歡就按個讚

【日本怪談】又兇又討厭的大哥哥,竟然送了我「海豚戒指」?

小弟自幼家貧,所以小時候沒什麼玩具可玩,那時候社區裡手上有各種電動漫畫的大哥哥,根本就是我們這種小朋友的偶像!

所以三不五時我就常常常常往社區大哥哥家跑,一個新人求帶,帶我裝逼帶我飛的概念~

今天的這個主角叫做小C,故事就發生在她的小時候~



=========================================

【原文】:

這是蠻久以前,一種叫作Dolphin Ring的海豚造型戒指正流行時的事了。

當時我就讀小學低年級,有一個差了10歲的姊姊,姊姊那時是所謂的DQN(※)

一到暑假就幾乎每天都把那些DQN的朋友們帶回家裡,和父母親吵架。

※DQN(ドキュン)是在日本所流行的網路用語與蔑稱之一,通常指玩世不恭的不良人物、頭腦不好或是粗暴使用暴力的人,有時候也指沒有常識或缺乏知識的人。(出自維基百科DQN條目)

那時最常來我們家玩的有兩個人,一個是很討厭小孩子的哥哥(以下稱A),另一個是很溫柔的姊姊(以下稱B)。

A哥只要我走近姊姊的房間就會大發雷霆,對我吼道:「小鬼滾開啦!」

只要A哥兇我,B姊或其他朋友就會說:「不要對小孩子說這種話嘛~」然後說「小C(我)也只是想和我們一起玩對吧」,不但讓我進去房間,還會給我糖果。

說實話那時我很討厭A哥。

因為他明明跑來住別人家,卻對我一點都不好,只要我想接近姊姊的房間就會「嘖」的一聲威嚇我,

偶爾在外頭見到,也會很兇的說:「看屁啊!」之類的,當時我非常怕他。


 

相反地,我非常的喜歡B姊。


B姊和A哥完全不一樣,只要來家裡,就會送我煙火或是糖果,

A哥兇我的時候也會站在我這裡,在外頭見到時也一定會和我打招呼,

擔心沒有朋友的我會感到寂寞,還會陪我一起玩。

B姊的口頭禪是「如果小C是我的妹妹就好了」
 


 

就在那個烏煙瘴氣的暑假(對我家來說是黑歷史)快要結束的某一天,


A哥突然給了我海豚戒指。

他沒有去姊姊那裡,而是來到我房間說了「拿去」,就把一個包裝好的粉紅色盒子丟給我。

那天既不是我的生日,也不是什麼特別的日子,我覺得有點奇怪,

但幾乎沒有朋友的我,只單純的以為自己終於也和這位哥哥變得要好了。

海豚戒指不只是那時最流行的飾品,同時也是A哥第一次送給我的東西,

雖然戒指對當時的我來說,戴在姆指都嫌太大,但我還是非常的開心,拿到的那天晚上就這麼握在手裡睡著。


 

到了深夜,掌心突然異常的熱,我嚇了一跳醒過來。


A哥給我的戒指像要燒起來一樣,非常的燙。

好不容易得到的戒指要壞掉了~!剛睡醒頭腦還不清醒的我因此大哭了起來,但卻沒有任何人過來看發生什麼事。

畢竟都已經三更半夜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但應該是睡在我身旁的母親居然也不在床上,這就有點不對勁了。

這時戒指也比較沒那麼燙了,我就握著它走到還開著燈的客廳,

父母臉色發白的告訴我:「姊姊出車禍了」

這部份我記不太清楚了,

似乎是姊姊和那群DQN的朋友們,騎著車到某座山去夜遊,

在回程路上發生了追撞事故的樣子。

姊姊的狀況從電話通知裡聽不太清楚,但好像相當危急。

但我父母卻一直待在客廳,完全沒有要去醫院的意思。

我慌了起來,

哭著說:「姊姊可能會死掉啊!我們快點去醫院嘛!」

但父母卻完全沒有動身。

於是我就自暴自棄的說:「就算只有我也要去!」身上還穿著睡衣就走向玄關,父親卻過來阻止了我。

撲過來擋住門的父親和平時完全不一樣,我怕得又哭了起來,

母親則是在旁拚命安慰著我說:「小C快回去房間,好不好?」

當時母親的臉,與其說是快要哭出來,不如說像是在害怕什麼。

看著父母兩人異常的反應,我也開始察覺到事態有異,

而且仔細一看,他們兩人確實都已經換上了外出的服裝。

當我還在思考原因時,門鈴叮咚的響了,接著就聽到B姊的聲音,

「小C我來接你囉,快到姊姊這裡來!」
 


我也對父母說:「B姊來接我們了!我們快去姊姊那裡吧」

沒想到雙親聽了以後嚇得臉色發青。

母親將我抱得緊緊的很不舒服,父親也不知道在喃喃地說些什麼,情況非常詭異。

因為實在太奇怪了,我想著「爸媽瘋掉了!」開始大叫B姊的名字。


「B姊我好害怕!姊姊快要死掉了!爸爸和媽媽變得好奇怪!!B姊!B姊!!」

但不要說來救我了,B姊還是一樣只在玄關外面說著:

「小C,到姊姊這裡來」

而且聲音相當的冷靜......或者該說是有些愉快的感覺。

「小C,快來姊姊這裡~」

「B姊我好怕!救我!」

不知道這樣一來一往了多久,A哥給我的戒指又開始發燙,

我想要鬆手卻不知為何只有手那裡動彈不得,維持著握拳的狀態。

接著喉頭也開始變得不舒服,沒辦法好好發出聲音。

到最後還想大叫時卻完全發不出聲音了。

母親看著張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的我愣了一下,大概是因為看我沒辦法說話又更慌亂了,把我抱得緊緊的不肯鬆手。


 

而B姊還是一樣很開心的叫喚著我。


突然間,我喉頭發出了一點沙啞的聲音,還以為可以說話了,沒想到嘴卻不受控制的蹦出了話語。

「你才不是我的姊姊!我的姊姊是○○(我姊姊的名字)!!

我全部都知道喔。都是因為你(B姊)跑去欺負我的朋友們,警告他們不要接近我,我才會交不到朋友的!!

你給我的糖果和煙火,全都是從□□(附近的商店)偷來的東西!噁心死了!!

我最討厭你了!你不是我的姊姊!滾開!不要再來我家了!


我的家人都在這裡!不要想把我帶走!!!」

當時這段話實際上是用了鄉下不良少年的語調和方言說的,但內容差不多是這樣。

而且,關於這些內容我一點也不知情。

不管是B姊欺負我的朋友,還是她平常給我的糖果都是偷來的,我全都不知道。

原本就已經處於恐慌狀態的我又更加害怕,之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我想那時是失去意識了。

再次睜開眼睛已經是早晨,哭累的母親和面容憔悴的父親陪在我身邊。

他們告訴我:「醫院聯絡我們,姊姊只是腳骨折而已,中午我們就可以去看她了」

接著,雖然我當時不明白原因,他們又對我說:

「記得和A君道謝,然後一輩子好好珍惜那枚戒指」

寫到這裡我想應該不少人已經察覺了,在姊姊他們發生的那場車禍中,B姊因此去世了。

而且是在我父母接到醫院聯絡以前的事.....可能是當場死亡吧。

但就在父母準備出門前往醫院時,在玄關的另一頭看到了B姊。(我家的門有一部分是玻璃,所以看得見外面)
 


 


父母想,她明明就和姊姊他們在一起,不可能完全沒事還出現在這裡!因此兩人也不敢就這樣走出家門,

而且外頭還不時傳來「我來接小C了,請開門」的聲音,感到害怕的父母就回到了客廳。


至於A哥則是車禍當時失去意識,陷入了危急狀態,但後來順利醒了過來。等到他恢復以後,我們便一起去探望他。

那時A哥說起話來還有些口齒不清,但他還是邊哭著告訴了我們這些事。

不知道為什麼,B姊對我相當的執著。

總是說著「小C就像我真正的妹妹」「希望她當我的妹妹」「C是我的妹妹!才不讓她和其他女孩子當朋友,我要跟她在一起!」然後送給我那些偷來的糖果。

A哥也說,因為他不知道要怎麼讓很喜歡B姊的我離B姊遠一點,所以總是沒來由就兇我,真的很抱歉。

他想,因為是女孩子,如果我手上有當時最流行的飾品的話,說不定可以因此交到朋友吧,所以才送了我戒指...。

從那之後已經過了15年以上了,至今我還是一樣,沒有辦法在每年夏季掃墓結束以前回去老家。

姊姊和父母說,B姊到現在還是沒有放棄我。

確實只要一到夏天,那枚海豚戒指(就算是在不熱的環境下)就會像燒起來一樣發燙,發生一些奇怪的事,但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謝謝大家閱讀完這麼長篇幅的文章。
 

網友後續和原po的問答:

網友A:家裡的人看得到B每年都去你家嗎?

小C:

父母只有那次看過B姊出現,但姊姊(和先生一起住在老家)似乎每年都看得見。
而且每一年輪廓都會改變,這幾年看起來幾乎不是同一個人的樣子了(聽說幾年前是像隻大狗一樣),似乎都是在掃墓期間的最後一個晚上會出現。
雖然老家那邊請人來除靈過好幾次,但好像還是一樣只有在掃墓那段時間會出現...

我基本上除了B姊的事以外,是完全看不見的那種人,但姊姊是不自覺可以感受到的類型,所以可能就覺得是這樣,也沒想太多。
老家那邊也想過是不是要搬家,但不知道為什麼目前還是沒搬走。我自己是在升上中學時,開始寄住在嬸嬸家裡。


 


 


網友A:像狗一樣不知道是什麼情形呢,難道是因為沒辦法超渡,在徘徊之中開始妖怪化了嗎?

小C:
這部份我真的也不太清楚。因為我並沒有看過......這也是一個原因,但姊姊看起來也不是太在意這件事,
還有我的房間至今還保持著小學畢業時的樣子(當然平時還是有打掃)。
另外,我都已經這年紀了,回老家的時候姊姊還是會親自來接我,而且一定會繞一段遠路,特地在附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才回家。

雖然對這些事抱持疑問,但我也不敢問,對先生和孩子也都只說是「我們家的習慣」而已。


小C:
我是之前寫Dolphin Ring的那個人,今天正好有事聯絡姊姊,
雖然有點難開口,我還是問了一下關於A哥和B姊的事。
姊姊不是很想談那件事的樣子,所以只問到了一些。

為什麼父母當時,聽了我無意識揭發B姊做的那些事以後,會要我感謝A哥呢?

姊姊說
「A君說的方言雖然和我們當地的方言很像,但會說些和平常不太一樣的措詞,很容易認出來,
所以爸媽他們才知道的吧!」

確實那天晚上,我在睡前才告訴父母拿到戒指的事情,所以他們也察覺了些什麼吧。

還有,雖然我不知道這和B姊的事有沒有關聯,我也是後來才知道,我家的人(父母、姊姊、弟妹們)似乎除了我以外,

都是「感受得到、看得到、可以呼喚或被呼喚的人」
聽姊姊一說,我也才了解「啊,所以我才沒辦法住在老家嗎?」

我又問:「為什麼只有我和你們不一樣?」
姊姊說:「C以前也是『感受得到』的人,但好像從我學壞的那個時期開始能力就變鈍了。
我是不知道那時你有沒有感覺到我撿回家或帶回家的那些東西,但你大概就是慢慢的封閉了自己的能力,所以後來才完全看不到的吧?」


雖然我也疑惑,這種能力是簡單拿個蓋子就可以封閉的嗎?
確實我實際上也不時會發現屍體什麼的,但也沒發生什麼特別的事,也就沒想太多了。戒指會發燙的也只有暑假掃墓的那段時期(B姊的那段期間)而已。


以上,雖然只是些沒什麼特別訊息的內容,但因為前一篇討論串有人提出問題,所以我還是寫在這裡。

=========================================


到最後才發現,A君哥哥原來是傲嬌的好人哪!不過戒指發燙的原因會不會就是昏迷中的A君想救主角的執念傳達到戒指上頭的關係呢?
還有主角當時不由自主從嘴巴吐出的方言,和A君講的方言一樣也是很不可思議呢~

歐尼醬果然都是大笨蛋!長大之後我也要嫁給A君哥哥~
 

查看原文

傳送門→ TRANS:【恐怖故事】DOLPHIN RING
 

同場加映:

恐怖都市傳說《黑瞳小孩之謎》,他們真的是來自地獄來的惡魔嗎?

令人毛骨悚然的《日本都市傳說》,今晚你還敢洗洗睡嗎...?

12首日本知名《靈異歌曲》,意外錄進去的聲音到底是?!

 


▼如果不想錯過《點我一下》的更多消息,請在我們專頁的已說讚下面點選「搶先看」



關懷歐尼醬,從當妹妹開始。

分享這篇文章
追隨更多點我一下
留言板


喜歡這篇文章嗎?
立即按讚接收更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