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就按個讚

《PTT版友分享怪事經驗》,拼湊完藏頭詩的暗示讓人毛翻了...

    我要講的是最近發生在我和我朋友身上的一些事情,其實,不是什麼

了不起的事,或許有些人還會覺得無聊,畢竟,我老是被人家說講話沒重

點、有時還有點無聊,以下說的事,可能沒什麼馬佛點,而且也不是什麼

重要的事,如果你不想看,跳出去,我想也是可以理解。



   這件事大概要從兩、三個月前開始說,我們家附近有一條河川,前不

久有個男人在河裡面溺死了,他是個瘋子,我還有印象,剛好就在他死前

幾天,我們還有遇到他,他一直說他很渴,追著我和阿勇要水喝



   阿勇是我鄰居,也是同班同學,我們會一起騎腳踏車上學。那男的追

著我們跑,我嚇都嚇死了,頭也不回地往前衝。



   可是阿勇真的停了下來,還跟他說話,給他水喝。我問阿勇,到底跟

他說了什麼,阿勇說沒什麼,那男的好像真是瘋瘋癲癲的,講話沒有什麼

邏輯,而且也沒什麼耐性,跟他說什麼,他也聽不進去似的,反正翻來覆

去就要水喝,最後阿勇只好給了他水,就騎腳踏車離開了。



   那個男人在河川裡面溺死之後不久,有天阿勇突然對我說,他的書包

裡被人家放了個東西,他拿出那個東西,是一個木雕的娃娃,造型非常簡

單,很粗糙地刻了臉和身體,用黑色和紅色的筆畫了眼睛和鼻子,身上用

繩子一圈一圈密密麻麻綁起來,看起來滿詭異的。



   阿勇說,這一定是那個溺死的男人放進他書包裡的。我聽了心底覺得

毛毛的,畢竟那個人已經死了,這不就是死人的遺物嗎?可是我還是安慰

阿勇,一定是他想太多,這個東西可能是其他同學的惡作劇,搞不好他們

正躲在一邊偷偷嘲笑我們。其實我這樣說,連自己也不太相信,可是要講

是那男人放的,我覺得是在自己嚇自己,阿勇在那個男的死了這麼多天以

後,才發現這個娃娃,也不太合理啊,這東西應該不是那個男的放的吧。



   可是阿勇的心情卻因此受到很大的影響,他開始會跟我說一些奇怪的

話,例如說他看到鬼啦,他們一家人受詛咒,之類的。他沒有以前的開朗

模樣了,神情常常陰沉著,還會喃喃自語。不過,這也難怪,那陣子阿勇

家出了很多事情,他爸爸突然中風了,變成植物人,媽媽性情大變,脾氣

變得很暴躁,我看過她,跟以前都不一樣了。我想,家裡遭遇變故原來可

以讓一個人發生如此大的變化,都不像原來的自己了。



   我想,阿勇也是一樣,家裡的情況一下變得這麼困難,壓力太大,精

神也出了狀況。他以前功課很好的,可是那時整個一落千丈,我在段考前

都會跟他一起念書,他以前很有耐性,會慢慢讀,讀完之後就都懂了,可

是現在卻很沒有耐性,看書都只看前幾行,然後翻到最後一頁看最後一段,

這樣當然念不出什麼效果,我很擔心他,跟他說,你要耐下性子來讀,可

是他都已經聽不進去了,還生氣、摔書,說這些東西都無聊斃了,我看他

這麼不爽,也不敢再說太多。



   而且,還有一點也滿奇怪的,他的數學退步很多,退得很誇張,是從

本來可以考八九十分一下子變十五分的那種,連最基本的問題都答不出來。

我後來發現他居然從一數到十都有困難,準確的說,是他沒辦法數到十,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然後就數不出來
。因為這樣,

根本沒辦法算數。



   一開始我以為他應該慢慢會恢復,可是沒有,他的樣子一天比一天陰

沉,而且會常常露出鬼鬼祟祟的模樣,對著空曠處喃喃自語,而且模樣真

的一天比一天怪,後來,等到學校老師察覺阿勇真的需要協助,求助輔導

室處理時,已經太遲了。



   阿勇許多天沒來上課,當有人去他們家,想辦法把阿勇家的門打開的

時候,發現阿勇躺在床上,一動也不動,癱在那裡。他還活著,身體檢查

一切正常,可是他就是不會動、不會說話,不管人家對他做什麼,他都沒

反應。而他的媽媽不見了,只剩下一個植物人爸爸。




   阿勇的樣子讓我很難過,我那陣子常常去看他,過了幾天之後,我在

整理書包時,發現了藏在書包夾層裡的木偶娃娃。我看著那娃娃,想了很

久,這個木偶怎麼會在這裡呢?真的是想不起來。之前阿勇在講那個溺水

身亡男人的事情時,我雖然覺得詭異,卻沒有在意;畢竟,回想起那時的

事情,那個男人跟我們講話的時間只有一下子,要怎麼把木偶放進阿勇的

書包?可是,除了他之外,也沒有別人了。那我呢?應該不可能是那男人

放的吧?在這段時間中,唯一可能做這種事的人就是阿勇了。



   從阿勇的那些胡言亂語聽起來,他認為那木偶有古怪。所以,如果他

真的做了這種事,目的就是在害我了;可是他為什麼要害我呢?而且,說

實在的,雖然心裡毛毛的,但我不相信這些鬼啊詛咒啊之類的事情,阿勇

也知道,可是,如果不是他,又會有誰?



   我跟我爸講了這些事,他只是安慰我,說那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很

可能只是個惡作劇,沒什麼大不了的。或許我爸看出我對阿勇的愧疚,他

說那些事不是我一個人的責任,真正該負起責任的是大人,我只是一個孩

子,不要胡思亂想,可是,每當我想起自己是阿勇最好的朋友,就覺得自

己應該要及早發現,以後阿勇該怎麼辦呢?沒有人照顧他了。我爸大概覺

得我陷得太深,開始阻撓我去看阿勇。可是,那個暑假我還是常常偷跑去

看阿勇,直到開學為止。



   開學之後,開始發生一些不順的事情,我爸不知道為什麼,脾氣開始

變得暴躁,可能是那陣子工作的事情也不太順利吧,他在公司是做一些管

帳的工作,卻一直出錯,他開始看什麼都不順眼,就連早餐坐在那邊看報

紙,都會突然變得超沒耐性,把報紙整疊用力丟在桌上。




   這種情況一直維持了好一陣子,他常常對我跟我媽惡言相向,我們都

快受不了了,有天,他放假在家,剛好屋頂那幾天下雨在漏水,假日難得

放晴,他就帶著工具進去頂樓,再爬到屋頂上檢查。我媽那時正站在底下

平地,看著他爬出爬入,本來好好的,但是據我媽轉述,我爸站在屋頂,

站得直挺挺的,突然他就摔下來了。那時我待在屋子裡面,聽到我媽大叫

趕快跑出來,然後我們一起把我爸送去醫院。



   我爸從屋頂摔下來的時候,傷到頸椎,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陷入了昏

迷,沒有反應,從此他再也沒有醒來,可是,他也沒有死,只是昏迷,這

個家裡的責任,一下子就落到我媽身上。



   一開始,我媽表現得還好,雖然壓力大,還得負擔我爸的醫藥費,幸

好有從保險公司那裡取得一些補償,加上她自己還有工作,一時還可以,

但是爸爸畢竟是難以代替的,少了一個人,媽媽漸漸的也撐不住了,除了

加班外,還得跟舅舅他們借錢,才勉強過得下去。慢慢地她變了,雖然住

在一個屋簷下,但我們不再講話,就算講話,她讓我覺得像是個陌生人。

   不過,我想這也只是再次證明了,這些打擊和絕境,是如何把我們逼

瘋,讓我們瀕臨瘋狂。



   有次,我舅舅來我們家,在家裡住了一晚之後,跟我說,我媽不一樣

了,他說她以前是連殺隻蟑螂都不敢的人,但今天他看到她逮到一隻偷翻

垃圾的貓,她把牠弄死了。
我舅在講這話的時候,雖然沒特別再多說些什

麼,但我看得出來,他有點害怕。不要說他,其實我也感覺到了。但是跟

舅舅商量了一陣,我們也想不出什麼辦法,要帶我媽去看醫生?她一定覺

得自己沒病。



   那陣子,我媽的脾氣變得很陰晴不定。就像我爸之前一樣,她也變得

很沒有耐性,有一次,我坐在她身邊,她那時正在看雜誌。她只翻開第一

頁,看了前面一點點,然後就開始一直翻、一直翻、一直翻……根本沒在

看內容,然後翻到最後一頁,只看了幾行,接著她突然生氣了,把書遠遠

的丟開。
那一瞬間,我真覺得她很像阿勇,就像阿勇最後出事那段時間之

前的樣子。也許,當人在壓力大的時候,都是那個樣子吧。



   後來舅舅又有來看過我們幾次,那時我媽已經不上班了,整天關在家

裡,每天我只能拿她留在桌上的幾百塊錢出門,有時還只有幾十塊錢,要

不是我舅舅偶爾會在下班之後來看我,真不知道要怎麼過那段時間。但比

起經濟拮据,我媽那空洞的模樣更讓人擔心,她有時候大吼大叫,有時一

聲不吭,像蝸牛縮進殼裡似的,沉溺在自己的世界裡。



   還有一件事也讓我奇怪。我媽每天都喝很多水。我們家的飲用水是用

開飲機,水都是買一桶桶現成的,再倒過來扣在機器上。以前一桶水可以

喝到三四天以上,現在一天就沒了,但我還真不知道她怎麼喝的。




   其實我還滿擔心的,不知道她是不是身體出了什麼狀況?然後想起,

我爸爸之前也這樣,他從屋頂上摔下來前,除了人變得脾氣暴躁外,也會

這樣,一直喝水,通常一個人每天喝個九公升就很多了,但我爸一天可以

狂灌個二十公升
,正常人這樣喝早就水中毒了,可是他好像一點感覺都沒

有,拼命喝,直接用口對著大茶壺灌,雖然說多喝水對身體有益,但是他

喝得再多,都解不了渴,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身邊發生這麼多怪事,我不禁懷疑,會不會是阿勇一家人,還有我們

家,或許都感染了某種怪病?相似的狀況,心理和生理都出了問題,也許

就是這種怪病造成的徵狀。雖說阿勇後來進了醫院,身體檢查不出異狀,

但假如這是前所未聞的病,醫院又怎麼檢查得出來呢?



   那陣子我很難熬,我甚至躲著我媽,因為她讓我害怕,我會固定去醫

院看我爸,有天去看他時,我握著他的手,跟他說了些話,類似我害怕,

我很想念你,以前我沒這樣做過,我跟我爸不是會常講這種話的人,但是

那時已到了極限,忍耐不住了,我想。雖然舅舅偶爾會關心,不過遠水總

是救不了近火,在我心底的壓力,好像也已經到臨界點,那時我是一面哭

一面跟我爸說的。



   這時候,我爸還是沒有醒來,可是,我看到從他眼角,慢慢地,慢慢

地滑下了淚水。



   偶爾,放學的時候我還是會去看看阿勇,他被移到了一家照護中心,

我去探訪時,常常空無一人,沒人照顧,那家照護中心環境不是太好,阿

勇的親戚好像還在爭法律問題,沒有人想接下照顧他後半生的責任,都只

想推給別人,我曾經數次聽說有人要把阿勇帶走了,但最後他還是繼續躺

在那裡,他到底是得到什麼病?還是遇到什麼奇怪的事情?想起他最後竟

然變這樣,我只覺得十分懊悔,如果,阿勇還在的時候,我有好好地聽他

說話就好了。



   後來,我又聽說了一件事。



   我們家這幾條街附近,有一個做回收的阿姨,常常在這附近出沒,我

偶爾會跟她聊聊天,阿姨有天突然跟我說,她覺得自己是最後看到阿勇媽

媽的人。有天清晨阿勇媽媽牽著阿勇,因為那天很早,所以她印象很深,

他們母子手牽著手,一起快速地走過街道,她說,阿勇好像在哭的樣子,

在那天之後,阿勇一家裡面,她除了阿勇,沒再看過其他人,她常在這一

帶活動,不可能剛好都沒遇到。阿姨還跟我說,在阿勇家出這些事後,她

有關心阿勇,但阿勇完全不理她,她多追問兩句,阿勇還狠狠罵她,神情

兇惡,她就不敢再說了。



   這樣說起來,如果回收的阿姨說的事情都是真的,阿勇媽媽可能曾經

跟阿勇一起出門,但後來回來的卻只有阿勇一人?為何這些事情阿勇都沒

說呢?



   無巧不巧,就在回收的阿姨跟我講過這件事不久,他們找到了阿勇的

媽媽。這其中一定有鬼,我想,他們是在一棟廢棄的屋子找到她的。她在

被找到的時候,全身一絲不掛,身體對摺,塞在一個櫃子裡。
但發現她的

那人堅稱,當他們打開櫃門的時候,她還活著,甚至流下了眼淚。不過,

關於這件事情,警方始終沒有找到支持的證據。經過檢驗之後,他們認為

她已死去一段時間。附帶一提,她是餓死的。事件的疑點好像很多。她並

沒有被監禁的跡象,在那間房子裡,她隨時可以逃走,身上也沒有傷痕,

而各種事實中,最令我奇怪的是:她去那裡幹嘛?她自己在那地方沒有任

何親戚朋友,阿勇爸爸的老家也不在那裡。在那附近的居民說,好像對她

有點印象,他們說她身上還穿著套裝,看起來像大城市的上班族,在鄉下

地方很引人注目,手上卻沒提什麼行李,不像要在這裡久待的樣子。但後

來他們就沒再注意了。




   這件詭異的案子一開始引起了關注,警察好像也有認真地追查了一陣

子,但一直沒有什麼進展,最後似乎也就不了了之了。



   先前我曾經說過,我媽有一陣子脾氣變得很古怪,我有些怕她,但是

,後來她又變好了,然而這種好跟先前的不同,是一種異常的親切,她變

得不像她自己,越到後來,這種感覺越強烈,很難描述,她就算是開朗大

笑的時候,也彷彿像是在臉上罩了一層面具。外人看起來,她已經恢復正

常了,可是她畢竟是我媽,再怎麼遲鈍,我還是感覺得出來,一定是有些

什麼不對勁,但是媽媽對我沒什麼不好,不,她甚至對我比以前更好了。



   以前她固定會給我零用錢,但是現在她允許我自己在她皮包裡拿錢,

而且零用金是以前的好幾倍,有時我甚至會忍不住想,她是不是故意在籠

絡我呢?為了讓我覺得她真的是我媽媽…她以前是不會這樣做的。



   後來我就習慣了自己去她皮包裡拿錢。有次,我在她皮包裡翻到一張

紙條,寫一些瑣事,接在後面的是一串數字,一、二、三、四…寫到九,

好像在練習似的,寫著寫著就佈滿了整張紙條,但是,裡面卻沒有十,我

來回檢查了好幾次,就是沒有十。
這或許不能算什麼大不了的事,但依然

讓我覺得古怪,我想到了阿勇,想起他種種怪異的行徑。也許這真的是一

種病,有這種可能,我真的這麼認為,相似的徵狀,古怪的行為,還有身

體的異常,若不是病了,還能有什麼更好的解釋?我舅舅這陣子過來,我

把這些事情跟他說了,他卻說我想太多,還說媽媽現在好不容易從困難中

恢復過來,這時正是我們要重拾生活上軌道的時候,不該說些有的沒的。

我看出他對我說的話很是不以為然,於是就閉上了嘴。另一方面,其實我

也覺得不太確定,我怕如果是自己的直覺有錯呢?也許真的是我自己胡思

亂想,也不一定。



   可是,就算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努力適應現在的生活,這樣平靜的日

子也沒有過太久。前幾天,我媽不見了。




   說起來很奇怪,這幾天我精神不太好,其實我有點記不得,我媽究竟

是哪一天不見的了,但是我有點印象,她在前幾天好像有講,要我陪著她

一起出門,後來怎麼變她自己一個人出去的,我也忘了。甚至,她是因此

失蹤的嗎?到底有無成行?說不定她根本沒出去,是我記錯了。話又說回

來,她到底在搞什麼鬼?為什麼好端端的在家裡,卻莫名其妙的說要出遠

門?離家這麼多天,也不打通電話回家,甚至連張字條也沒留。我打了她

的手機好幾次,也都沒接。我曾想過要打電話舅舅講這些情況,但這幾天

精神很差,後來還是什麼都沒做。過了幾天,回收的阿姨從我們家門口經

過,她詢問我最近怎麼都沒看到我媽,說自從那天我們清晨很早出門後,

就沒再見過她了,我不知道怎麼回答,只能聳聳肩。真是太奇怪了,我想

是回收的阿姨眼睛不好,認錯了人,我根本沒跟我媽一起出去過,不然怎

麼會毫無印象?



   寫了這麼多,我想他就算看了,也沒有耐心看到這裡,我終於可以跟

你講我真的想講的話。阿勇曾經跟我講過真相,可是,我沒有相信他。現

在我知道那都是真的,只是來不及了,我很後悔。但我還是怕他看到。

以我要你這麼做:找一張紙和一支筆,從文章的開頭數下來第十段,看到

第二行,由左數過來第十個字,往垂直字行的方向往下讀,把它寫下來。

然後跳過一段,從再下一段的第二行,由左數過來第十個字垂直往下讀,

再寫下來。接著跳過一段,從下一段的第二行第九個字的後面那個字往下

讀……依此類推。請相信我,我說的都是真的,請你一定要相信我。



   即使發生這麼多事情,但我還是抱持著樂觀的態度,相信一切都會好

轉的。如果媽媽回來的話,我會對她更好的,不會再說那些奇奇怪怪的話

來惹她生氣,畢竟她才剛經歷過那麼多事情,家裡的重擔又全部落在她身

上,會表現得比較奇怪是難免的,就好像有些經歷過創傷的人,看起來跟

以前也不再一樣,是同樣的道理。



   雖然偶爾我還是會有點埋怨,畢竟媽媽不在我身邊,很多事情我都不

知道該怎麼辦,例如她很多東西擺在哪裡我都不清楚,要用的時候往往找

了半天,還不知道放在哪裡。前幾天颱風來了,這裡下了好大的暴雨,下

到屋頂都漏水了,牆壁也落漆了,但是我不知道該做什麼,只好放著讓它

去,而且大雨之後,櫥櫃裡的碗和筷子也都發霉了,還有蒼蠅飛來飛去,

拿出來洗完後再放回裡面,情況也沒有改善,真希望媽媽能快點回來。



   除此之外,我也沒有太多可以抱怨了,只是希望一切事情能隨著時間

漸漸好轉而已。



   以上就是最近發生的一些奇怪的事情,飄點薄弱請見諒,感謝大家有

耐心看我碎碎唸,還看到最後。

   謝謝大家,下台一鞠躬~


========================================


看完有點無法抽離故事,還真以為是版友的真實經驗。最後想問大家讀得出來作者在文章第○段藏的第○的字嗎?可...可惡,我怎麼數不到○...
 

【網友完整解出藏頭詩】




原文

傳送門→[創作] 最近的一些怪事
傳送門→Re: [創作] 最近的一些怪事(解藏頭詩)


同場加映:

【死去的狗狗回來了?】主人竟然聞到熟悉氣味和喘息聲?

父親「查無病因的心絞痛」 竟揭發連我們姊妹都不知道的祕密...

10位《Jump反派角色票選》#2給人有點壞但又沒有壞到底的感覺啊..

【日本怪談】她為鬼產子,結果讓產房所有人都哭慘了!
 


▼如果不想錯過《點我一下》的更多消息,請在我們專頁的已說讚下面點選「搶先看」



關心藏頭詩,從數到○開始。

分享這篇文章
追隨更多點我一下
留言板


喜歡這篇文章嗎?
立即按讚接收更多吧!